进行中...

SEA-Hi!论坛 | 金宇澄的手绘图与他的上海情结

2016年05月13日 14:08:00 来源:

摘要:“如果我是设计师,我肯定要设计一种‘只有上海才有’的房子。”

>>>点击观看视频


金宇澄说,他在北方插队的时候做过泥瓦匠。所以他在看巴黎的时候,也是一个泥瓦匠在打量一百六十多年前的建筑,那墙,那石料,那缝隙,然后他就想起了上海。他花了多年的时间奋力划桨,却好似只想时光逆流回到过去,回到儿时熟悉的街。他对上海的爱是炙热的、深沉的、细腻的,他是上海不动声色的观察者,用手里的笔写出老上海的故事,用横线、波线、点手绘出老上海的样子

金宇澄手绘


4月16日的SEA-Hi!论坛上,这位土生土长的上海爷叔用他同样细腻的观察,为我们讲述了上海这座城市中的种种细节以及他对这座城市深沉的热爱。更让人想象不到的是,这位茅盾文学奖得主,竟然用画笔绘出了他心目中细腻而精致的上海。听了金宇澄的讲述,我们突然找到《繁花》大热的理由了,关怀细节,用心感悟,才能在作品中真情流露。让我们跟随金宇澄这位上海爷叔,坐上有轨电车穿越回旧时的上海,到情人墙边谈一场恋爱,站在历史的街角回忆城市发展的变迁,看看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金宇澄


在情人墙边谈一场与历史的恋爱

我是一个普通的市民,在2014年的秋天,我被邀请参加了外滩圆桌会议,会议上外滩的设计者介绍了外滩的新面貌。我当时说外滩现在的改造,不说边上的外国建筑博览群,就说外滩的江堰,完全是新的。但是我很怀念外滩最早的样子。


20世纪70年代,上海人谈恋爱,就在著名的情人墙,拥挤不堪,密不透风。一个男人站在那边,就能听到边上的女孩子在跟另外一个男人说情话。如果哪个男人手搭在女朋友身上,在背后巡逻的纠察队就会说,把手放下来。旁边还有很多人在等位置,只要有人走掉,立刻就会有人上去。

如果我是设计师,我肯定会保留一段情人墙,保留一段民国时期的堤岸,或者最早外滩源时代的江堰。哪怕它在水线以下,但是退潮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原来100年以前是这样子。




坐上有轨电车穿越回旧时的上海

旧的面貌,它是一种存在,一旦没有了,这个价值就再也没有了

10年前南京东路改造,挖出一种铁藜木,这是英籍犹太商人哈同在公共租界时期为了提高南京路的地价,把整条马路铺上木头。其实,在南京东路终点,我们可以开辟一块地方,把这些收藏品买下来放在里边。有了这个旧的影子,这里就变成一个焦点。


南京东路的电车,实在惨不忍睹,因为这种车子都是出现在儿童乐园的。对于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朋友来说,会让他们觉得上海的车子就是这样的,但实际上并不是。在南京东路旧风貌日益流失的情况下,我建议可以用标准的上海有轨电车,不要让上海过去的样子只存在于影视剧里。


在历史的街角回忆城市发展的变迁

一个马路的十字路口,只要有一个旧房子在,它的味道就存在。这些旧房子是非常重要的小坐标,但是这样的房子都拆了。我曾经手绘了不同的上海街区图,各种建筑像一个花园一样,各有特色。这次我画了一张彩图,本地房子和独立洋房在城市发展的时候自然组织起来,而现在的开发都是拆掉一片再造起一样的房子,那种珍贵的丰富性和历史感就没有了。


金宇澄手绘


《繁花》的前言说的是拆迁,就在恒丰路桥,原来的石门路不是串通的,中间有吴江路,这个地方特别热闹也特别复杂。而现在的规划,就是把整个大中里拆了,让恒丰路直通石门路。为了交通能够不拥堵,建设八车道,中间放一些花,设置绿化隔离带,却也消亡了一些记忆和这个地方的个性。


金宇澄手绘

两个月之前,淮海路、陕西路这边一栋老的街面房子,在一夜里拆了。好不容易保存了这么一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店铺旧房子,如果你把它装修好了,它的历史就存在。我有一位朋友,他说我们中国人历史悠久,但是我们永远是站在新开工的土地上,我们周围永远是新建的马路,看不到旧的东西。


金宇澄手绘


上海一直在拆房子,但是哪怕把门楼保留下来,哪怕在新的小区里进行复制作为纪念,也会因为上面留着数字、年代和各种不同的名字而变得不一样。如果把所有东西都拆光,就完全变成一片新的土地了。

当年,设计师创造了石库门和弄堂,这种建筑特征是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的。但是现在,我们的居民小区是全国一样的。我心里经常在想,如果我是设计师,我肯定要设计一种“只有上海才有”的房子,希望能代表一个年代,就像老弄堂一样


在城市设计中呼唤城市的温度

我们在地铁规划设计上缺乏人文关怀。比如新村路站点出入口开在靠近铁路一侧,出来的人要么走到外面,要么乘双向自动电梯上岚皋路立交桥,所以成天没有人。这个设计是怎么设计出来的?而这个地方的对面是个小绿地,而且靠近大华新村老区,为什么不在这里造一个出入口?


金宇澄手绘

2号线换乘7号线的通道里,柱子影响人行,应该把它做成像河流一样的,没有棱角。


金宇澄手绘


金宇澄简介


生于上海,小说家,上海作家协会理事,《上海文学》执行主编。代表作《迷夜》、《洗牌年代》、《碗》、《繁花》、《火鸟》等。2012年以满纸沪语完成描写上海市民生活的小说《繁花》,并获得“施耐庵文学奖”、“鲁迅文化奖”和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等。著名导演王家卫将《繁花》改编电影,称这部小说为“上海的《清明上河图》”。


SEA-Hi!论坛简介:

SEA-Hi!论坛由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发起、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主办。是在分享经济时代,上海力图打造的一个汇聚社会智慧、助力城市空间品质提升的创新型开放式平台。这里为每一位爱上海的达人提供一个思想创新与智慧绽放的空间,让每一滴城市的人文情愫在论坛上激扬成思想的浪花,汇集成奔流的海洋。

SEA-Hi!论坛微信公众号“喜欢上海为你SEAHi”已正式上线,汇集论坛最新资讯、新老嘉宾演讲视频和嘉宾话题跟踪解读等精彩内容。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也欢迎发表评论和意见建议


相约2016SEA-Hi!论坛时间预告:

2016年7月9日

SEA-Hi!论坛2016年第2季(总第五期)

2016年9月24日

SEA-Hi!论坛2016年第3季(总第六期)

2016年12月10日

SEA-Hi!论坛2016年第4季(总第七期)


SEA-Hi!论坛举办地点:

上海设计中心南馆(半淞园路499号)木棉厅


爱上海的你,跟我们一起SEA-Hi!吧,为这座城市更美好的未来贡献自己的智慧!


上一篇:与陈燮君一起感受上海城市与历史的“空间周旋” 下一篇:SEA-Hi!论坛|陆铭:超大型城市如何宜居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