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行中...

与陈燮君一起感受上海城市与历史的“空间周旋”

2016年03月04日 09:33:00 来源:

这些天,

上海的网友们为小区拆墙操碎了心,

仿佛没有了围墙,我们的生活就失去了安全与品质,

我们似乎忘记了,

儿时的弄堂,从来不曾有过围墙。

但他同样安全,同样亲切,

那种大弄堂连接小弄堂的空间周旋,

隔绝了车流,却留下了活力。


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陈燮君(点击上面图片观看视频)

城市是有历史长度的,空间周旋首先是历史的空间、长度的周旋。城市就像树枝,要有八面触风;至少除了左右生长,还应该有纵横舒展。上海曾经有弄堂、石库门,也有如北京东路、圆明园路紧挨着宁波路、天津路,那样漂亮的周旋空间。今天我们的城市到底应该怎么发展,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陈燮君先生从3个方面展开这个命题:

城市要有历史空间的周旋

上海的历史沿着苏州黄浦江生长,有着独特的历史长度。上海需要有城市历史的空间周旋。如今的上海在城市精神方面宣传得太少,尤其是科学精神。

上海这座城市的历史,呈现“4+1+1”结构:远的可以讲到距今6000年的马家浜文化、5000年的崧泽文化、4000年前的良渚文化、3700年前的马桥文化,还有广富林古文化遗址、元代水闸遗址。

李鸿章在黄浦江畔创办的“江南制造总局”,就是一种历史空间的打造。回归历史的本来面貌,李鸿章对“老江南”的智慧成长确实起了作用,他和民族工业的关系是难以割舍的。早在1918年,老江南就能制造4艘万吨级的、在美国军队服现役的军舰。中国的第一炉钢、第一架水上飞机也是从老江南飞出来的。老江南还有颇具规模、水平先进的翻译馆,徐光启、利玛窦在此将“锐角”概念带入中国,对上海科学精神做出极大贡献,江南翻译馆在中国近现代翻译史上是不得了的功臣。

和李鸿章有着不解之缘的还有杨树浦水电煤发电厂,那里有距今八九十年前的旧的发电机组,美国人曾经想买下来,当然我们不会卖。杨树浦电厂现已退出现役,很快会变成工业博物馆。

我们小时候非常留恋西藏路桥上的两个大煤气包,由于在80年代城市改造过程中抢救不及时,现在已荡然无存。好在上海更早的3个煤气包已被杨浦区和文管委联合保护下来。

这些足以证明,上海这个空间在苏州河河畔、黄浦江江畔有很多的历史生长点。如果在城市规划、新一轮改造中把这些涵盖起来,这座城市就很有长度。

城市要有纵深感

上海这座城市很有纵深感。如果世界要评选包含了风格迥异的各国风情建筑的城市,毫无争议首推上海。上海对于老建筑的保护力度,不输给世界任何一座城市。

比如,长宁区新华街道的一条里弄里就拥有各式各样的外国建筑,所以上海真是拥有一笔很大的历史文化财富。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上海老建筑、历史建筑保护是好的,从全国来看、世界来看,我们不输给世界任何一座城市。当然不是说没有问题,但是问题和发展、成绩来讲,我们还是要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博物馆是有历史的,上海的图书馆、博物馆从老馆搬到新馆,是顺应城市发展潮流的没有错,但是对上海这座城市来讲,他的一种空间的周旋、空间的一种厚度,慢慢就在变薄。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

上海除了是历史文化名城外,还是水系城市。上海是全国仅有的几座全面涵盖“三点水”的城市,从太平洋开始,江河湖泊,甚至青浦一个地方,有32个和水有关的,都是乡名、地名,如果要排序,尽管没有深入研究,毫无疑问,上海排序第一。另外,上海是工业文明城市,除了天津可以跟上海媲美。上海有电话的历史,比纽约还早。上海有电灯的历史,比东京还早。

在城市现代转型过程中,上海具有这样4个理念:历史文化名城、水系城市、工业文明城市、国际大都市。因此,上海这个城市的空间纵深感是任何一个城市无法取代的,是立体地、全方位地、多元地进行舒展,渗透到城市的血脉中、经络中、弄堂中、思想中。上海之所以 好玩、有纵深感、有厚度,其实是与这四大城市发展背景紧密相连的。

城市空间要有人文情怀

我和女儿花了3年的时间进行创作,专门画上海印象。我们希望通过这些画作给大家展示一下上海城市空间的人文情怀和城市色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凡是在上海生活多年的,这种小弄堂、大弄堂、石库门情节,真的终生难忘,就像发生在昨天,就像发生在今天早晨。


凡是在上海生活多年的人,看到弄堂、石库门的空间结构,会想起很多终身难忘的往事。我在北京路、圆明园路住了50多年,看到这些熟悉的环境,真的很想哭。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住在这些弄堂里,指甲红的这种房子走过千百遍;夏天打着赤脚、穿着短裤在弄堂里乘凉,睡在洗衣服的擦板上;还在苏州河、黄浦江那边玩。上海人就是在这种空间中周旋的。

城市不能没有色彩。但今天我们细细想,与50年代、60年代初的城市色彩相比,现在真的自叹不如。那时候城市很有色彩,特别是余晖将要褪去的时候,弄堂的色彩就会变成城市的一种背景色。

上海城市其实很有色彩。有人说,特别是余晖将要退去的时候,上海弄堂的色彩就会变成上海城市的一种背景色。仔细想,真是这样,宁波路、四川路,这种新式里弄、旧式里弄,不是多了,而是少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扫二维码进入SEA-HI!官网


上一篇:章明:建筑再生--上海南市发电厂的前世今生 下一篇:SEA-Hi!论坛 | 金宇澄的手绘图与他的上海情结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