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行中...

欧美及亚洲国家的养老模式

2014年07月30日 11:24:00 来源:

(图片来源:网络)

欧美国家的养老模式:西方发达国家具有较好的社会保障制度,家庭成员的独立意识比较强,法律也不规定子女对老人负有赡养的责任和义务,老人采用多元化的养老方式。目前,西方发达国家有5%-15%的老年人采用机构养老,其中北欧大约为5%-12%,英国大约为10%,美国大约为20%。

西方发达国家大多对入住养老机构的老年人实行分级管理。根据身体健康状态、生活自理程度及社会交往能力,老年人可分为自理型、半自理型和完全不能自理型三级,从半自理到完全不能自理再分级。不同级别的老年人入住不同类型的养老机构,主要有养老院、护理院、临终关怀机构等。

目前欧美等发达国家接受居家养老服务的老年人的比例在80%左右。居家养老服务的主要内容包括基本生活照料、休闲娱乐设施支持等。居家养老服务的提供者主要有:居家养老服务机构、老年社区、老年公寓、托老所、志愿者。该种模式适合子女无暇照顾,有一定自理能力且不愿意离开原有熟悉环境的老年人。

(图片来源:网络)

欧美国家的老年人愿意独立居住,是欧美社会强调个人在尽量少地依赖他人帮助的情况下独立生存的价值观的体现。强调社区支持老人的家庭,即以社区为基础提供的正式服务,特别是上门服务来增强老人在家庭里的生活能力。如美国实施的“社会服务街区补助计划”,为老年人提供很多服务项目,如家政服务、运输、供给膳食等,所有住在家里的老人都能获得这样的服务。

 


美国:超八成长者由家庭照顾

美国杜克大学吴蓓教授指出,在美国,超过80%的体弱长者是由他们的家庭成员照顾,再辅助以社区照顾。在过去的20年,美国的长期照料政策更多的是促进社区照顾,资金主要投入在建立更多以社区为基础的服务和项目上,以及宣传推广独立生活。推进社区照顾的主要原因是为了降低长期照料的费用,这也是为了满足老年人在养老方式上的偏好。所以,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的机构养老率一直稳定下降。 1990年,65岁以上老年人在养老院比例是6%,2000年则是5.5%,到2010年不足5%。

(图片来源:网络)

在美国,针对老年人及其家庭的养老服务和项目有很多。比如说,对选择在家的年弱长者,可能有成人日常照料、社区服务/家庭健康护理、临终关怀/姑息治疗、喘息服务、专业家庭保健治疗、远程医疗、老年人全方位照料项目;入院护理的则可选择专业护理机构、生活协助和持续照护退休老人的社区。此外,在美国,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共同资助的医疗补助计划是政府在长期照顾方面最大的一笔资金投入,专门为低收入群体设计。联邦政府资助的医疗保险计划则主要用于支付医疗费用,包括急性病症的门诊费用和住院费用。

 

英国:打造智能化老年公寓

根据英国生命信托基金会计划,将构建一种全智能化老年公寓,使老年人在未来可以不受养老院束缚,在自己家中过上高质量生活。

(图片来源:网络)

公寓将采用电脑技术、无线传输技术等多项现代技术手段,让老年人无须任何护理人员陪伴,也能拥有足够的个人生活空间。将配备全套电子芯片装置,植入地板和家用电器中,使老人的日常生活处于远程监控状态。如果老人走出房屋或摔倒,地面安全传感器会立即通知医护人员或老人亲属;在冰箱和厨房的传感器会对翻倒洒出的牛奶或是炉灶上无人看管的锅发出警报;自动化“药剂师”的职责是提醒老人准时吃药;娱乐传感器则在老人进门时自动播放主人喜爱的音乐,并适时调节暖气和灯光。预计这种智能化老年公寓的雏形最早可在2028年与世人见面,技术成熟则要到2048年。

相对而言,东方文化国家从文化和现实情况上与国内较为相似,较强调家庭的作用,倡导社区居家养老,另一方面,政府在养老机构建设上强调托底保障,并同步引导市场发展。

 


日本:养老模式逐渐从医院和机构养老向家庭养老过渡。

日本老人大多数和子女居住在一起,政府规定和实行了一系列有利于推进居家和家庭养老的社会保障措施。包括:如果子女照顾70岁以上收入低的老人,可以享受减税;如果照顾老人的子女要修建房子,使老人有自己的活动空间,他们可以得到贷款;如果卧床老人需要特殊设备,政府予以提供。

(图片来源:网络)

日本发展了完善的养老护理服务,可以归纳为“在宅服务”和“设施服务(即在养老机构接受全方位的服务)”。日本政府鼓励以家庭养老和居家养老为主的所谓“在宅服务”,并为之提供了非常全面的援助。例如,已接受专门的学习培训的家庭护理员上门对老人进行服务,主要包括身体护理、家务及生活咨询等;定期早晚用车接送老人到设在养老院的或单独设立的“日托护理中心”,对其进行各种服务;还有“福利用具的借贷”等种类繁多的服务项目和福利设施,为那些因护理老人而身心疲惫的家庭成员提供了休整的时间。

养老模式逐渐从医院和机构养老向家庭养老过渡。为了更好地体现老人人性化服务的理念,日本并不主张盖大型养老院,而是强调老人们在自己的家中养老,加强与社区的互动。目前,日本的养老服务主推“小规模多机能的社区养老”。在小规模多机能的社区养老院中,床位在20-30张左右,包括24小时的入住照顾服务、白天的日托服务和居家上门服务。

日本社区老年服务形式可分为以下四种:一是以政府力量为主,服务人员由政府人员与民政人员组成。二是政府资助下的民间组织,如社会福利协会、社会福利商社等。这类组织在市场机制的运作下,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率较高,发展速度较快。三是志愿者,主要是家庭主妇、大学生或部分健康老人。这种服务分为两类:免费或收取低廉费用,主要从事陪伴聊天、送饭和一些轻体力服务。四是企业式养老服务,是通过企业以保险方式获取资金,以低收费服务老年人。

 


新加坡:强调家庭的责任,倡导原地乐龄养老。

家庭养老模式首先提出,要解决老年人就业,确保老人经济上独立,生活无忧。其次,推崇老年人在熟悉的环境里“原地养老”,打造无障碍的公共环境及交通系统。

在政府的推动下,社会共识形成了尊重老人的共识,“家有一老,胜有一宝”。新加坡政府认为,孝道是做人的起点,孝道可以稳固家庭,可以使人类社会得以延续,还可以把每个人塑造成堂堂君子。他们一旦走上社会,必定会忠于职守,忠于国家,成为对社会、对国家有益的人。新加坡前内阁资政李光耀认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结构,是“巩固国家,永存不败的基础”。他在1971年春节的一次讲话中说:“孝道不受重视,生存的体系就会变得薄弱,而文明的生活方式也因此变得粗野,我们不能因为老人无用而把他们遗弃。如果子女这样对待他们的父母,就等于鼓励他们的子女将来也同样对待他们。1998年10月专门设立了跨部门的人口老龄化委员会,下设经济保障小组、就业小组、社会融入小组、健康护理小组、住屋小组,以及社会和谐小组等6个小组来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

(图片来源:网络)

新加坡在组屋系统中凸显对于老年人的关注,并配建适老性住宅——乐龄公寓。新加坡的组屋系统始于1960年,为了应对住房危机,实现“居者有其屋”计划。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公屋系统(近100万间),占全国住宅比例80%以上,由政府直接建设或引入企业参建。新加坡的组屋主要由3 房式、4 房式、5 房式(房型面积60~110平方米左右)三种住宅构成。其中几代同堂的户型与互相连通的两套住宅很相似,既私密又有联通。乐龄公寓的申请者必须是55岁或以上的组屋屋主,为新加坡公民,夫妇必须一起申请购买,单身人士、离婚者或丧偶组屋屋主均可申请。产权一般是30年,可延长10年,不可转售,只能卖回给建屋局。这在一定程度上从根源上解决了老年人邻近家庭和社区的居住问题。


上一篇:2030年首尔城市基本规划 下一篇:国外体育主题公园发展经验(一)——英国 返回

规划普及